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仙魔大红楼_ 第三百九十七章 公子救我-

时间:2021-04-28 18:58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浪漫青蛙小说仙魔大红楼 第三百九十七章 公子救我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宝玉拱拱手,很是‘敬佩’的道:“让南宫家族的老祖开口,这件事情就不算落了南宫家族的脸面,他们是觐奉孝道,不会损伤了文名……

    陛下,您这招真高。”

    “别以为拍下马屁朕就能算了,你刚才是想破罐子破摔的弄死南宫星辰吧?知不知道这样会乱成什么样子?”

    “哪有?陛下说笑了。”

    宝玉把无辜全写在了脸上,很是单纯的道。

    水英光不吃他这一套,宝玉摸清了他的脾气,他不也是摸清了这个混小子吗?他知道宝玉觉得没有挽回的余地,不如先发制人,后面的,慢慢梳理就是。

    宝玉总是有信心,能把事情弄得自己得到好处,或者逐渐平息……

    说了几句,宝玉也就告辞离开,水英光看着他的背影,一张威武的脸逐渐发绿。

    他不是生宝玉的气,实在是刚才的‘那是自然’,他说的特别违心。

    “混账,南宫家的老匹夫,竟然以为超脱了朝堂就不用遵守朕的令喻!最后还是千裳出面解决的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息怒,起码也让宝哥儿落了您的好不是?咱们找他的时候也好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朕和他好好的说个什么话?他是朕的子侄!”

    “陛下您忘了?这个名扬大文满城皆知,不褒奖说不过去。宝哥儿要是再写几篇十城共举的,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说的在理。嗯嗯,在理在理。”

    水英光嗯嗯了几声,又咳嗽了几声,大眼珠子瞪了甄公公。

    还说什么陛下息怒?提起这事,他怎么觉得更加郁闷了呢……

    …

    名扬大文的事情满城皆知,大街小巷都在流传着里面的消息。

    贩夫、走卒、工匠、衙役……各类的人全都在议论宝玉的事情。他们越说,事情也就变得越发光怪离奇……

    “听说了吗?宝二爷一首名扬大文,一剑斩了南宫家族八千人,还砍下来半块的太阳。”

    “少了少了,我听说是把金陵城下的地龙给斩掉了半块脑袋……”

    牛皮是越吹越响,欢乐是越来越多,百姓们才不顾忌这些,在大周,还没以言论处置百姓的先河。

    水英光是没人敢说,王道儒家是随便去说,中立儒家是懒得理睬,法道儒家更简单,看人不顺眼就一剑斩了,管你是不是言论获罪的。

    至于妖族,宝玉实在郁闷,大周的境内,确实有不少不服教化的妖族,把名声都给坏掉了……

    宝玉和求不得、方思民在茶楼歇息了一阵,买了礼物,去拜访了四海兵造坊的龟奴儿。

    龟奴儿给了他紫杉弓,虽然平日没怎么使用,但是这份情谊,他可是记在心上。

    他们拜访了龟奴儿就直接回了大观园,却没看见在街道西侧的茶楼雅座,有人清雅的注视他们的背影。

    确切的说,是注视宝玉的背影,那一身的黑狐大氅……

    “陌上人如玉,公子世无双。要是和水勿语一般年纪,宝哥儿怕是要顶过了水勿语,做那大周俊杰里的第一人了。”

    妙玉居士一身雪白的素袍,等宝玉拐过了街道的拐角,她还没忘了很是古怪的瞟了方思民光溜溜的脑袋一眼。

    甄宓在旁边生着闷气,闷闷的道:“你太赞颂他了吧?听听,什么一剑斩了南宫家族八千人?南宫世家在金陵城的全部子嗣加起来都没有八千!还有地龙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位姑娘说的对,百姓确实言过其实了。”

    旁边传来笑声,雪千寻回京探亲,听见南宫世家受了憋屈,她也没觉得哪里不对。雪家和南宫家不太对付,那个南宫星辰,总是有意无意的把雪家当成打手使唤……

    她看见两位极其美貌的女子,不自觉的上前插嘴:“两位姑娘,南宫家族在金陵城只有一千余的子嗣,金陵城的地下也没有地龙,不过这名扬篇章……

    宝二爷确实厉害,不愧是表哥的挚友。”

    她这边凑着热乎,甄宓却懒得理她——甄宓是洛水女神,区区一个女举人,哪里有资格找她凑趣?

    可是甄宓偏头看见了雪千寻的脸,呆了一下,又仔细打量,竟然露出了一个笑容……

    “原来……总归和洛水有几分渊源。坐下说话。”

    听见了洛水两字,雪千寻恨不得给自己十个巴掌,再把自己往这边走的腿脚砍断。

    她知道洛水都是雨伶子,这雨伶子,可都是怨伶子的化身……

    世上的所有女子,特别是没出阁的黄花闺女,哪个愿意和洛水有什么狗屁渊源?

    可是甄宓开了口,她不敢不过去陪着,能够从洛水出来的,到底也只有,也只会有那么两位而已……

    “大周从五品衔,清远大城青衣司司主雪千寻,见过妙玉居士,见过洛水女神。”

    雪千寻知道雪家在这两位的面前没有份量,不如抬出来大周的职司。她很想大声吼出自己和洛水没有半点关系,可是话到嘴边,又只能附和凑趣。

    她带着怯,香汗淋漓的附和了几句,就要起身告辞,可是此时,妙玉的手掌,轻轻的摁住了她的手掌……

    “不急,你让奴家看看。”

    妙玉摸了摸雪千寻的脸,在雪千寻的额头抚弄了一下,对甄宓笑道:“果然是和咱们洛水有渊源的,我刚看了一下,她最多三年,就会是咱们洛水的一员了。”

    “文人的天赋不太好,但是颇有灵韵,可以做第七个管事的。”

    甄宓跟着笑道,浑然不顾吓坏了雪千寻。

    雪千寻噗通跪在地上,哽咽道:“求居士和女神指点明路!千寻不想做雨伶子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洛水挺自在的,挺好。”

    甄宓才不管这些。既然三年内就要成为洛水的一员,雪千寻自然会在三年内死了,而且还是在不经人事之前死去。

    她看不出普通人的生死,但是只要会变成雨伶子的,她都看得出来……

    妙玉居士啐了她一口,嗔怒:“什么挺自在的?你当织女她们有谁愿意云英未嫁就死掉了?”

    她扯了雪千寻起来,笑道:“奴家刚才看过了几次,你的劫数三年就到,想想三年后会发生什么,自己解决不了的话……

    你刚才说,你的表哥和宝哥儿是挚友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没错,表哥和宝二爷的关系很好的!”

    雪千寻连忙拉关系。

    在她看来宝玉和西门雪确实是挚友,西门雪还给她求过情,而且宝二爷和这两位的交情,好像……也很不错?

    “那就好,去找宝哥儿帮忙吧。三年后的话,这整个大周,应该少有事情能难住他了。”

    妙玉居士提点了一句,甄宓就啐了一声,扯住妙玉的衣袖,瞬间消失在这茶楼的雅阁里。

    雪千寻呆呆的站了很久,嘴里嘀咕着三年,三年……

    突然娇容变色,梨花带雨的往外面跑去。

    “三年可是那个事情,那事情,那事情可不能等上三年!”

    “对了,陌上人如玉,公子世无双!洛水的大能都这样夸赞宝二爷!要找他帮忙……宝二爷救我!”

    她带歪了遮挡雅厅的屏风,抓碎了楼梯的扶手,茶楼的茶博士看看狼藉的物什,再往雅厅里面一瞅……

    “天杀的啊,付钱!赔钱!喝霸王茶啦!”

    “啊?对不起,对不起!”

    雪千寻一阵风似的跑回来,不顾身份上的巨大差距,礼貌的递给了茶博士一个银锞子。

    五两重,足够茶钱和赔付这座小茶楼损坏的物什了……

    雪千寻礼貌的道歉,礼貌的给银子,又回过神来,吟哦中变成剑光射走。

    茶博士往窗外一瞅,发现雪千寻的剑光保持着低矮的距离,不像是别个法道举人那样的招摇过市,他眨眨眼睛,市侩的眼睛里露出个晶莹剔透的瞳孔出来……

    “早听说雪千寻是个另类,是个少有的有礼貌的法道举人,没想到比清远小狐儿说的还过分呢。”

    茶博士取出纸笔,舌头嗖的一下伸出了三寸多长,把笔毫舔湿润了。

    他在纸上写道:

    对人有礼(性格软弱)雪千寻,法道八大家之雪家嫡女,备受长辈宠爱,却被同龄欺辱。小公爷曾在清远大城数了一百三十一颗脑袋,唯独放过此女,可是继任的官员,同样敢把雪千寻当作挡箭牌……

    建议把此女列入三千秀女,法道八大家其余女眷信息,也可从此女身上得来。

    另:妙玉居士、洛水甄宓已到金陵,见小公爷背影,感慨不已。不知为何,洛水甄宓对小公爷有些许敌意……

    金陵大城采风小狐十人总,茶挺香敬上,问小公爷金安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宝玉等人回到大观园,立马有家奴引路奉茶,他和求不得、方思民品了香茗,吃了一点丫鬟送来的甜点,笑着说话。

    “三殿下呢?”

    方思民还想着水溶,以前他学的都是习得文武艺,卖于帝王家,如今成了和尚……

    他对水溶,总有点很是矛盾的在乎感觉。

    宝玉啐了一口,道:“别理他,他现在大概还醉着呢。有时候我就会想,干脆多显露点能耐投奔水勿语?”

    “好主意!”

    求不得十分赞同。

    宝玉瞪了求不得一眼,看见求不得的眼珠子转起来,就知道这小子确实是在考虑了。

    他只是说说而已,里面却牵扯了太多的矛盾纠结了。

    如果投奔了水勿语的话,能不能保住水溶的小命,水溶要是死了,元春姐会不会跑去当了尼姑……

    这些都需要考虑,而且,宝玉忍不住开始往这方面想了。

    “咳咳,”

    宝玉咳嗽了两声,暗骂求不得这个混蛋跑歪了他的思路。他特别想给求不得一脚,想了想,好像没什么理由,干脆端茶送客。

    求不得怪笑起来,“你这么急着送客去哪里啊?红袖仙子的潇湘馆?这青天白日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去泡个澡。第九座文山已经熔炼完全了,可是圣途金池不知道怎么回事,让我凝聚不了第九颗文胆,心烦,去泡澡。”

    求不得觉得牙疼,想磨牙——他的修行速度比宝玉差太多了。

    方思民看看这个,再看看那个,提议道:“一起去吧,我也想泡个澡,一个人挺无聊的。”

    “一起去?”

    宝玉有点意外,大周可没什么澡堂池子,很少有人一起泡澡的。

    没想到方思民还问了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直磨牙的求不得:“青皮,你也一起去吧?”

    “别叫我青皮,老子是绿林!好。”

    求不得居然也干脆利落的答应了。

    “好吧,去我的香溢楼,先说好,你们要是有什么狐臭脚气的,别怪我踹你们出去。”

    说罢,宝玉把解开黑狐大氅递给了王善保,自己先往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求不得和方思民很是纳闷:狐臭?脚气?这些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他们跟着走了三四里,顺路赏花弄草,很快到了香溢楼。

    宝玉不怎么在这里住,他们也没有来过,这进了大门,又拐过几条廊道,立马知道了宝玉的意思……

    只见这是香木砌造的密室,有窗户,不打开的时候却是密不透风。在中间有个十丈方圆的池子,在他们来的路上有丫鬟放了热水,现在正往外面出去……

    “刚刚好,”宝玉用手试了下温度,觉得这日子舒服到没法过了。

    只要他一声吩咐,丫鬟们都会给处理好,这池水是刚放的,通过火炕流来的井水,绝对干净,甚至可以直接饮用。

    他脱了衣裳就进了池子,一点也不拘束,二十一世纪的洗浴多了去了,唯一的区别是,没他这里大,他这里还是单间特供。

    方思民和求不得特别意外,他们说的一起,只是三个浴桶摆在一起罢了,哪想到有这样的待遇?

    不过还好,方思民是贫苦出身,河里洗澡也有很多次,求不得是绿林出身,光屁股打架的事情都干过……他们也脱了衣裳,宝玉看见方思民的身上纹绘着好些佛经,神圣中又有点奥妙诡异的味道。

    求不得顺着佛经的纹路摸了摸,啐了一口滑进池子里吐泡泡去了,这和尚的身体……比他硬。

    方思民拍了一下佛门修行十分坚固的躯体,笑道:“佛门的金身很厉害,等我成了无垢金身,进士的道理都能硬抗。”

    他咧嘴一笑,露出雪白整齐的两排牙齿,虽然长相只算平凡,但是因为修行了佛门金身的缘故,身体充满了阳刚气息。阳刚气息和他的文人儒雅的气质结合,有种诡异的美感,就像他这个人。

    方思民摸了摸光秃秃的脑袋,下池子后,把池边放置的瓜果酒水递给宝玉,宝玉和求不得没散开很远,递起来很方便。

    “舒服啊。”

    宝玉发出了一声长叹,他很久没这么清闲过了。

    他们舒服的时间不短,等泡够了,宝玉和求不得一起上去,去了旁边的房间打盹。

    侍女、仆役自然也跟着去,只有身躯坚硬的方思民,他的身体太过坚固了,还没泡出感觉……

    突然,有剑啸声响起。

    方思民还是眯着眼睛,舒服的躺在池子里,这里是宝玉的大观园,些许剑啸,压根就引不起他的注意。

    可是剑啸的声音越来越大,好像也越来越近,方思民刚刚睁眼,就看见雪亮的剑光穿破窗户,一剑把池水全部炸飞。

    漫天的水珠散落,池水只剩下薄薄的一层。

    氤氲的水雾热气也被冲散了,凉风顺着墙壁的破洞嗖嗖的穿进来……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